一只戴墨镜的小小鸟

为了不被蓝眼睛里的一抹绿闪瞎╮(╯▽╰)╭

【盾冬】婚姻咨询热线(短小一发完,吧唧生贺)

这篇太好笑了简直笑断气

小白花:

1、 

   “您好,嗨爪婚姻咨询热线。”

    “您好,我有一位丈夫,显然,我也是男人,但我想你们肯定不会歧视同性恋,鉴于我们的行为完全合法,在去年夏天刚刚领了证,地点是奥兰多,我们..........”

    “先生,请说重点。”

    “抱歉,先谈谈我的丈夫,他是世界上最英俊的男人,有一头棕色的头发,颜色比巧克力奶油要浅,比焦糖咖啡深一点,但它们很美丽这一点无需置疑,我的丈夫还有一双好看的绿眼睛,我称它们为‘贝加尔湖的珠宝’,但我的丈夫执意说它们像两团芥末,为此我们打了一架.........”

    “先生,重点。”

    “这就是重点之一,好吧让我长话短说,我们为他眼睛到底像珠宝还是芥末打了一架,但是谁也没赢,我勉强认同是宛如芥末的珠宝,但他执意认定是贝加尔湖的芥末。”

    “先生,我会挂断电话。”

    “等一等,请不要这样。”男子的声音十分焦急:“我是诚心想要寻求帮助。”

    “那么请您告诉我,你们之间出现了什么无法解决的矛盾吗?”

    “因为意见分歧,我们冷战了,我的丈夫从那天起每天都往我的早餐麦片里加芥末,还把牙膏都挤出来替换成芥末,甚至用芥末在我的盾牌上画大便。”

    “听起来很糟糕。”

    “今天早晨,他把一管芥末挤进我嘴里来叫我起床,我十分的愤怒,于是我们又打了一架——你不需要叹息,我们的确是相爱的,只是方式不太委婉。但我不小心把他胳膊上的红星给蹭掉了一个角。”

    “......红星?”

    “我的丈夫是一名退役兵,他有一条世界上最帅气的钢铁手臂,手臂上有一颗世界上最闪亮的红色五角星,每当铁片翕动的瞬间都让人把持不住........”

    “先生,您又偏题了。”

    “让我继续说,他看起来十分愤怒,甚至从床底下掏出一颗榴弹发射器——别担心,这只是夫妻情趣,我为我自己的行为感到了愧疚,所以去超市买了油漆和笔刷,打算帮他补上缺掉的那个角。”

    “适当的示弱,你做的很正确。”

    “但等我回到家,看见我的丈夫正在抠我盾牌上的漆,甚至抠出了一个F**k,虽然他抠出的字十分漂亮,但我还是很难过。”

    “那么你们最后怎么和解的呢?”

    “不,我们并没有和解,我当时真的十分的愤怒,所以趁他睡午觉时用买来的红色油漆把他的钢铁手臂全部涂成了红色。”

    “............先生,您到底需要我来为你解决什么问题?”

    “是这样的,我的丈夫现在把我的盾牌拿走了,还锁上了门,我该怎么拿回我的盾?”

    “在您和我说了这么多的时间里,我相信你的盾已经没救了。”

    “啊?”

    “先生,感谢您的来电,下一个。”

2、

    “你好,我——”

    “先生,我知道您有一个英俊的丈夫而且你们合法结婚并且十分恩爱,说重点吧。”

    “好的,我的丈夫挑食,他不肯吃胡萝卜,我该怎么办?”

    “不好意思,我们不做健康顾问。”

    “不,这是很严肃的问题,因为他不肯吃胡萝卜所以我当把一盆胡萝卜塞进他的嘴里时他扔了我一脸土豆泥,我又把紫甘蓝喂他口中,他就把整个沙拉盘盖我脸上了。”

    “我会把你拉入黑名单的,先生。”

    “现在他正在拆冰箱,我该做些什么吗?”

    “吻他。”

    “啊?”

    “吻他。”

    “但是.......”

    “吻他。”

    “好的,我去了。”

3、

    “你好,你之前教我的方法十分有用,我来感谢你。”

    “不客气,我可以挂了吗?”

    “不,但这一次它失去效果了,我吃完了我丈夫最喜欢的小甜饼,他现在绑架了我的盾牌。”

    “上他。”

    “......什么?”

    “没有什么是一个吻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做爱也能解决。”

    “但是我的丈夫会反抗,他十分强大。”

    “那就强硬地上他。”

    “好的,我知道了。”

4、

    “你好,嗨爪婚姻咨询热线。”

    那个声音低沉沙哑:“我的丈夫被揍了。”

    “被谁?”

    “我。”

    “..........家暴热线请打3。”

    “听说是你教的。”

    “...........”

    “下次再教他这种东西,我会亲手把你拧成麻花。”

    “....................”

5、

    “你好——”

    “我辞职了。”

    “什么时——”

    “这里现在是色情热线。”

    “但我——”

    “只接受女性来电。”

    “........”

6、

    “巴基,你把他吓得不轻。”斯蒂夫无奈地看着他的丈夫。

    冬日战士恶劣地咧开嘴笑:“我没有,我只是让他不要靠近我可爱的丈夫,他把我纯情的小斯蒂夫带坏了。”

    “我以为把我带坏最多的那个人是你?”

    “对,的确是我,这是我的特权。”詹姆斯懒洋洋地起身亲吻斯蒂夫的脸颊:“来吧,告诉我,我的眼睛到底是珠宝还是芥末?”

    “我不会改变我的决定,是珠宝。”

    “你真不可爱,看来这件事我们没法解决了。”

    “不,巴基,没有什么是一个吻解决不了的。”

    “但我们并没有解决。”

    “如果没解决,做爱也能解决。”

    “宝贝儿,你果然学坏了,什么时候正直的美国队长知道调情了?”

    “就在刚才。”斯蒂夫眨了眨眼:“那么让我们来一起解决问题?”

    “当然,如果一次解决不了,我们可以来第二次。”

END


谢谢喜欢。

转载自: 小白花
标签:盾冬
评论
热度(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