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戴墨镜的小小鸟

为了不被蓝眼睛里的一抹绿闪瞎╮(╯▽╰)╭

【盾冬】老冰棍与哈士奇 15

不知道为什么,巴基说被遗弃那一段 ,感觉像是在说他自己…想不明白

Vikaka: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琐碎的养狗日常




15 寄养 


Sam心情复杂地看着递到面前的行李箱:“这是什么?”


“Toffee的玩具还有狗粮,”Steve轻快地回答,“她不喜欢在陌生的地方睡觉,所以里面还有她的垫子,两个,因为我们不确定她偏好哪一个。狗粮我们带了两种,你观察她的便便颜色,如果是巧克力色就给她吃这种普通的,如果太稀而且偏黄就换这种调理肠胃的。”


他边说边打开箱子,把两个花花绿绿的巨型包装袋塞给Sam,上面都画着和Toffee一样傻不拉几伸着舌头的狗,还写着一大堆意义不明的单词(鹿肉蛋黄?山楂?啤酒酵母?什么玩意儿)。Sam接在手里,每个袋子感觉都有十磅重,沉甸甸的。


“它们到底有什么区别?”


Steve眨了眨眼,他现在戴着一副无镜片的装饰眼镜,冬日战士给他买的,看上去蠢透了。他托了托镜架,一本正经地解释道:“鹿肉蛋黄这款,鹿肉高蛋白营养好,蛋黄可以增强免疫力。山楂是养胃的,酵母辅助消化吸收——”


Sam直接打断他,拆开包装凝视一秒:“哦,一个是圆形小颗粒一个是花朵形小颗粒,好,我知道了。”


“她每天早晚两顿吃正餐,中午的时候吃甜点,一般是苹果和胡萝卜,我带来了。你家有食物料理机么,搅碎给她吃比较消化。”


Sam翻了个白眼:“还有呢?”


“零食一般用作奖励,这里有牛肉棒、肉皮卷和小饼干——”


Sam默默瞅了一眼复仇者包装的狗饼干:“哦,没事给他吃个美国队长,还有呢?”


“滴耳液,如果你看见她经常挠耳朵就挤一点滴进去。这个比较难用,她会挣扎,需要找人帮你按住她。”


“我是单身汉,我会假装没看到的。”


“每天至少带她出去一次,跑步不低于五公里。”


Bucky在车里摁喇叭催促:“Steve,快点!”


Sam往车里瞟了一眼,等等,Bucky穿着花衬衫脑袋上还别着墨镜,什么鬼?刚才没注意看,这两个人都是什么打扮?准备去旅游的小情侣吗?


“总之好好照顾她,有情况打我电话。”


Steve语重心长地拍拍他的肩膀,接着仿佛脚底踩油一般,眨眼功夫就窜回车上。Sam气得大吼:“你们不是有紧急任务吗!”


“是有任务,不太紧急!”Bucky笑嘻嘻地冲他挥手,发动了车子,“明天才集合,我们可以先去度个假!好好照顾Toffee!”


Sam追出去几步,车子疾驰而去,喷他一脸尾气。“草草草!”他骂道,Toffee紧追而出,冲疾驰的汽车嗷嗷叫起来。


“你爸妈不要你了。”Sam扭过头,用恶毒的语气对Toffee说。


Toffee瞅他一眼,轻而易举地站起来搭住他的腹部,开始往他身上拱。“等等!下去!不要咬我扣子!不要粘着我!”


 


等Toffee第五次来他家时,Sam已经相当习惯了。


Toffee跟他混熟了,俨然把他当成第三个主人,这下Steve和Bucky更放心把狗交给他了。而Sam本来嫌养狗麻烦,并不喜欢狗,如今竟然感觉自己被洗脑了。不但铲屎铲出了乐趣,陪狗玩也能玩半个小时,老冰棍把狗接走以后,他竟然还有些想念,觉得自己空荡荡的房子里少了什么似的。


狗真可怕。


晚上他在电脑前看电影,屋里只有一盏台灯发出莹莹亮光,Toffee在他脚边蜷成一个球,身躯微微起伏,看上去竟然格外令人安心。偶尔伸手摸摸她的鼻梁,她睁开惺忪的睡眼打一个哈欠,睫毛一颤一颤。接着她绷直前腿伸个懒腰,自然而然地把肚皮转过来,一副撒娇卖萌求抚摸的模样。


“小流氓,不要脸。”


Sam一边说一边笑呵呵地摸上去,啊,肚皮真暖和,胸口的毛又长又软,能把手埋进去,真舒服。


Sam从此沦陷了。


 


不过凡事不会永远一帆风顺,Sam也不会一直有空替他们照顾Toffee。这年头需要复仇者全员出动的大事件并不多,但迟早都会有。这可愁坏了Steve和Bucky,他们所有的朋友都是神盾局成员,这种时候,谁都不会有空待在家里替他们养狗的。


Steve甚至忍不住怀念从前,以前多好啊,Bucky有大把时间待在家里,他和Toffee可以互相照顾。但念头刚刚在脑海成型就被他强行扼杀了,做人不能这么自私,Bucky成天待在家里可不是什么好事,那会儿他还在监控下呢。


所以现在怎么办?去交个普通朋友,迅速把关系拉近到可以寄养狗?怎么可能。如果说请你吃饭需要的好感度是十的话,帮你养狗需要的好感度起码是一千五,一般交情绝对达不到。请个钟点工让他每天来家里喂狗收拾厕所?不不不,Bucky绝对不会容忍自己不在家的时候有陌生人来家里,就连Steve也不太放心,现代社会危机四伏,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就连复仇者都来帮他们出主意。Natasha说:“你们没有邻居吗?把钥匙给邻居,拜托他们帮个忙不就行了?”


Steve惨淡地和Bucky对望一眼,两个人一起摇头。Clint大惑不解:“莫非你们住在深山老林里?”


“说来话长了。”Steve挠了挠后脑勺。


他们第一任邻居是神盾局派来监视Bucky的特工,这个暂且不提,后来Steve坚决让对方搬走了。第二任邻居是个独居的老太太,之前和他们关系还不错,上个月老太太搬去和儿女住了,房子空下来,被出租给一个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看上去不是什么善茬,住进来三天后就叫来一群人开始狂欢,吵到凌晨。他家养了一条黑背,有事没事就站在院子里挑衅Toffee。有天Bucky遛狗的时候,Toffee和黑背打了个照面,那黑背狗仗人势,呲牙咧嘴狂吠不停,Toffee不甘示弱,两条狗对骂不止,绳子都绷得紧紧的,恶战一触即发。


只是遛狗而已,Bucky穿得很随便。而且他一贯低调,头戴棒球帽,帽檐压得很低,身上是普普通通的旧外套和牛仔裤,运动鞋上还蹭了灰。黑背的主人见Bucky不像什么厉害人物,居然松开了牵引绳,任由他家的狗朝Toffee冲过来。


然后就被揍了。


Toffee虽是哈士奇,体格却堪比阿拉斯加,何况Bucky还在旁边呢。Toffee朝黑背脸上糊了一爪子,Bucky踹了一脚,黑背立刻原地刹车,掉头就跑。主人气急败坏地朝Bucky吼了一句:“你等着!”转身追狗去了。


Steve知道这件事以后,秉着“邻里关系应该和睦相处”的原则,决定先登门道个歉。


“他们不会听你的。”Bucky耸了耸肩膀。


Steve意味深长地笑笑:“会的。”


隔着一扇门,对方听Steve道明来意的时候,还气势汹汹地吼了几句,说他找死什么的。接着门打开了,三五个小混混挤在门口,看见台阶下站着一人,隆起的肌肉把原本的休闲T恤撑成了紧身款,脸上挂着春风般和煦的微笑,却令人脊背发凉。再看那脸,无比熟悉,经常在电视上看见,这分明是……分明是——


“美国队长?!”


小混混顿时闻风丧胆。后来整条街的混混都知道美国队长住在这里,从此以后他们再也不敢惹事,天天五讲四美三热爱,爱岗敬业诚实友善争当道德标兵。


 


Steve摊手:“总而言之,拜托给邻居也是不现实的。”


“那只能联系宠物寄养中心了。”Clint抹了一把汗,哭笑不得道。


这是最后的选择,也是最无奈的选择。Bucky尤其不喜欢寄养中心,因为他们把狗养在笼子里,吃喝拉撒都在里面,除了偶尔遛狗(放风?)时间都不能到外面来。


“比坐牢还糟。”Bucky说。


但Clint说有一种家庭式寄养,收费略贵,狗狗所在的环境和一般家庭没什么两样,活动范围也更广。Steve和Bucky一听,大为兴奋,深感自己之前孤陋寡闻。他们花了很长时间才联系好一家合适的家庭寄养机构,这简直焦头烂额,大部分机构都不愿意接受Toffee这种大型犬,愿意接受的不是环境太脏,工作人员态度不好,就是满员。


好不容易找到这家合适的,地方很小,就在一幢居民楼里,工作人员只有两个。但他们实在没得挑了,Steve把Toffee送到地方,临走之前对方反复保证,一定照顾好Toffee。


本来以为这样就一了百了,没想到第二天他们就接到了机构打来的电话,说Toffee叫得太厉害,影响左邻右舍休息,他们没办法收留这样的狗。对方一再道歉,搞得Steve也不好说什么。电话挂断以后,他长叹一口气,对Bucky说:“我们是不是太娇惯Toffee了。”


“她到一个陌生地方,会叫不是很正常的事么。”


“但是这影响别人休息了,寄养中心的人说他们试过各种办法都不能让她停止吠叫。”


“那是他们无能。”


“Buck,别的狗都不叫,只有她。他们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还能听见她的声音,他们说她叫了一整夜。”


“她在Sam家的时候为什么不叫?”


Steve烦躁起来:“那是Sam,Toffee认识他。我们对Toffee太好了,什么事都惯着她,现在她根本离不开我们,你想想,才一个晚上而已。”


“Steve,她是条狗,她不懂那么多大道理。她还被人遗弃过,谁知道她待在那里是什么感觉?也许她以为我们不要她了,那她为什么不能叫?!”


“是是是,她当然能叫,随便叫!现在寄养中心不要她了,除非我们能接受把她关在笼子里,并且给她戴上口枷!”


Bucky捏碎了杯子,他在发抖:“不能关着她,不能有口枷。不!能!”


他摔门出去了,Steve花了一分钟才冷静下来,然后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他为刚才的口不择言而追悔万分,连忙往外追。他沿着营地转了一圈,发现Bucky一个人孤零零坐在角落里,垂着头,发丝遮住脸颊,看不见表情。


“抱歉,”Steve挨着他坐下,轻轻地、试探着摸了摸他的肩膀,“我刚才像个混蛋。”


“没事,”Bucky深深吸了一下鼻子,他抬起头抹了把脸,任由头发划过脸颊,“我反应过激了,我就像个精神病人一样冲你大吼大叫。”


“没有人会这么想。”Steve伸手把Bucky搂过来,Bucky顺从地靠着他的肩膀,由着Steve的手从肩头落到后腰,然后在他的痒痒肉上掐了一把。


“喂,别碰,你这是乘人之危。”


“我的地盘,怎么不能碰了?”Steve不依不挠,又掐了一下。


Bucky心头那块郁结不知什么时候消隐了,他微微一笑:“你的地盘?上面有你的名字吗?”


“没有,但我可以现写。”


眼看着Steve作势要掀他衣服,Bucky笑着把他往外推。两人闹了一阵,直到兴奋劲儿过了,Steve才郑重其事地说:“Toffee那边,我们再想别的办法。”


Bucky点了点头。


然而只过了一个小时,Steve接到一个电话,对方的话语犹如晴天霹雳将他定在原地。“工作人员打来的。”放下手机,他缓缓转身,面对表情困惑的Bucky,他只感觉喉咙像是被人扼住了,发不出声音。


“怎么?”Bucky问他。


Steve慢慢吸进一口气:“Toffee跑丢了。”


 


TBC


 


大概下章完结! 


感谢达令的配图么么哒XD






转载自: Vikaka
标签:盾冬
评论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