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戴墨镜的小小鸟

为了不被蓝眼睛里的一抹绿闪瞎╮(╯▽╰)╭

柯TJ段子11.11

大半夜的笑傻我,好喜欢这个TJ

口罩:

连续被摩城太太和阅烬太太的柯TJ笑(咦)到,搞点事情


TJ 16岁了,头一次跟杰克去联邦巡讲,他在哥哥身后,哪里有镜头就往哪里凑,又是飞吻又是招手,一时间抢尽风头。媒体说他是“更好的那一位”,惹得杰克很不高兴。到了雪国,他命令TJ留在行宫里,不必参加仪式。TJ气得下巴肉都抖起来,“凭什么!凭什么!我就要去!”


他跟炮弹一样往外冲,两个卫兵齐齐跨步,挡在门前,他们的军帽盖住了眼睛,不肯看他。TJ脚一蹬,大叫,“杰克!”


杰克本来要走,听到唤他,微微侧过身,貂裘簇着一张苍白的脸,同样的五官长到他脸上,七分艳丽三分冷淡,不好亲近,不讨喜,他眼皮掀了掀,流光微闪,“看好他。”



TJ被关在房里,跟独自留了一只哈士奇在家一样,不到半个小时,好好的房间就被他拆了。他原地打转,鼻子里喷火,五脊六兽的,吓坏了外头看守的人,这时候忽然有人带了杰克王子的口讯,“请小殿下即刻去礼堂。”


TJ眼睛一下亮了,又着急起来,“我还没打扮呢!”


“来不及了!”那人着急地说,“杰克殿下等着,现在就要出发。”


“……那算了,我不去了。”TJ想了想,丑丑的才不要见人。


来人噎了一下,赶紧说,“那你打扮去吧,抓紧时间。”


“好。”TJ开心地冲进浴室,“我可快!”




三个小时后,TJ王子终于梳妆打扮好了,跟传令官说,“我们走吧……你怎么啦,脸色不太好哦,牙疼吗?”


传令官快速笑了一下,“…我们走吧。”


TJ跟着他上了车,车子开出行宫,在街道上左转右转,TJ扒着车窗,眼睛瞪得大大的,雪国荒凉肃穆,灰白的水泥房子,铅黑色的天空,倒在墙角的老人,“为什么都看不到人?”


“死了。”传令官淡淡地说。


TJ转过头来,很疑惑,“怎么死的?”


传令官闻言望向他,眼睛亮得吓人,“问你父亲。”


一阵剧痛从后背传来,TJ栽倒在他怀里。




TJ醒过来,只觉得头晕晕的,他甩了甩脑袋,猛然想起昏迷前的一幕,瞬间脑袋嗡一声炸开了,“天啊,我被绑架了!”


有脚步声从身后传来,TJ不敢转头,却不料那人把他连人带椅子转了一个圈,TJ吓得闭紧了眼睛。


“看着我。”一个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TJ拼命摇头。


那人“啧”了一声,TJ只觉得脖子一凉,只听他说,“睁眼,不然我砍了你的脑袋。”


TJ哇一声哭了,眼睛被眼泪泡着,勉勉强强看到眼前的人是个戴着毛线帽的大胡子,脸上脏脏的,闻起来臭臭的,看起来凶凶的——好可怕啊!!TJ哭得更凶了。


大胡子伸手捂住他的嘴不让他哭,看不出颜色的毛线手套挤进他嘴里,TJ一阵反胃,“呕——”


大胡子忙退后一步,怕他吐到身上。TJ垂着脑袋干呕了几声,毛都蔫了,脸上红扑扑的,脖子软软地垂着,很可怜,“你放了我吧,我什么都没有。”


“你是王子。”


“但是我一分钱也没有,都是杰克给我零花钱的。”TJ老实说。


“你是王子。”大胡子无动于衷。


TJ叹口气,故作成熟地说,“没用的,杰克巴不得我死掉,不会管我。”


大胡子愣了一下,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比他好看,比他受欢迎。”TJ有点无奈又有点得意地说,“他小心眼,可嫉妒我了。”


大胡子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转过身边走边打,“Edgar,你有没有绑错人,好像是个傻的。”




TBC

转载自: 口罩
评论
热度(152)